我的回忆在线阅读
会员

我的回忆

程思远

历史 / 历史普及读物 · 15.1万字

8.0分 小编评分

由程思远编著的《我的回忆——百年中国风云实录》既有程老对历史事件的回忆,也有对曾提到过的历史事件的补充;既有与政界人士的密切交往,更有对妻子、女儿不幸去世的怀念与悲伤,情真意切,令人感叹万分。

出版社:北方文艺出版社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第1章 青春在风云际会中

我出身贫寒,没有受过完整的教育,二十三岁时,就到李宗仁幕下,担任秘书工作,并参与政治机密,我之所以有此机遇,固由于当时风云际会,也因为我从小饱经风霜的艰苦生活锻炼,屡遭挫折、久历坎坷、矢志不渝的精神,养成了履险如夷、坚忍不拔的性格。我能有今日,是经过了勤奋学习和长期艰苦奋斗的历程。

家境贫寒 半耕半读

一九〇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我出生于广西宾阳县大桥程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亲程式德是残疾人,不良于行,不能干农活,改业木工为乡人修理家具、干零活谋生;母亲曾氏是个文盲,生育子女五人。我是长子,另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姐一个妹。虽营养不良、体弱多病,但由于家中缺少劳动力,从七岁起,我便挑起家庭重担,半耕半读,农忙时掌犁耙,耕耘家里亩多水旱田,农闲时则到邻村深井巷念私塾,从《三字经》到《孟子》等,顺道还叫卖点小商品。后来到宾阳县城读高等小学。一九二一年因粤军入桂讨伐陆荣廷而辍学。一年后入黄村师范读了两年,便在本村马潭小学教了两年书。正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

一技之长 写得好字

我并无他长,只是写得一笔好字。从十岁起,便替两岸、太山两村乡亲写春联,包办村里一切红白喜事,因此颇受乡里所重视,称为可以培植之人才。

我有一个嗜好,便是喜爱看书,嗜书如命,我曾从深井村的表哥龙奇秀那里借来了《幼学琼林》、隋唐小说,孜孜不倦地阅读,爱不释手,如获至宝。为了适应乡亲所需,开始学习应用文,如讣告、祭文、喜联之类,怎样择词选句,平时总留心琢磨思考,默记一些成语,以期在下笔时写得更快更好。

考得司书 从军北伐

一九二六年九月,宾阳县城驻军——国民革命军第七军补充第二团出了告示,要招考四名司书,我便去报名应试。揭榜时,被取为第一名,我被分派到第一营第四连工作。不久,即从广西出发,前往湘鄂,实际上,那时李宗仁所率的第七军主力,已经打到武昌城下了。我那时年仅十八岁,走出农村,初见世面。从一九二六年到一九二八年,我所属的这个连换了三个连长。我的职务从文书上士升司务长。这个差事很辛苦,在大江南北作战时,一面要为连队找宿营地,一面要为连队采购给养,此外,还要为上级写报告和抄录上级发下来的通报和命令,一身数职。在一九二七年“龙潭战役”中,我瘦得几乎变了形。

一年三升 叹为奇遇

一九二九年秋到一九三〇年,在这一年中,我变换了三次工作,每变换一次,都晋升一级,最后调到李宗仁那里工作,推其缘故,仅长于写八行书而已(在旧中国,给人写应酬信,号称“八行”)。

一九二九年夏,李宗仁从高峰跌到低谷,他从“蒋桂战争”中失败,逃到越南,蒋介石叫李明瑞(1896—1931,广西北流人,北伐战争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七军旅长、师长。1929年任国民党政府广西绥靖司令。1930年参加领导龙州起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七、第八军总指挥,河西部队总指挥,红七军军长。1931年4月率红七军进入中央根据地,参加了第二、第三次反“围剿”战斗。1931年10月,在江西于都被“左”倾冒险主义者错杀。)回广西收拾桂局,我所属的团队也随李明瑞回到南宁。有一天,我从报上看到李明瑞新任的广西编遣分区特派员办事处,招考书记,我又报名考上了,于是跟李明瑞办事,但我并见不到李,只同我的军事处长钟毅打交道。是年十月末,李明瑞又反蒋,只两星期就失败了。后来李退到百色,在中共中央代表邓小平同志的领导下,参加了百色起义,走上了一条革命的道路。

于是我便失业了。幸而得了一位同事的介绍去桂平制弹厂当秘书,厂长赖瑞麟公私函件,悉以委之。时因李明瑞离开南宁,广西将领一致欢迎李宗仁从海外回桂复职,李自任护党救国军第八路总司令,黄绍竑(1895—1966,广西容县人,字季宽。新桂系早期重要首领之一。曾任讨陆(荣廷)军总指挥、广西省政府主席兼任桂军军长、国民党政府内务部部长、浙江省和湖南省政府主席。抗日战争初期任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1947年任监察院副院长。1949年为国民党政府和平谈判代表团成员。建国后,任政务院政务委员、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常务委员。)为副总司令,白崇禧为前敌总指挥,一切从头做起。总部军械处初建,处长陈桂拿一份报告给李宗仁批阅,时适白崇禧在旁边,看了这份报告,不禁皱起眉头,摸着他的光头对陈桂说:怎么不设法调一个文理精通的人到你们军械处来处理文书工作?陈一气之下,就立刻把我从桂平制弹厂调到军械处当处员,不久当科长。因陈看到我替赖瑞麟写给他的信件,十分欣赏,从此,我进入了李宗仁的总司令部。这是我走向权力边缘的第一步。

入小组织 参与机密

一九三一年夏,在久经酝酿之后,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相约一致反蒋,掀起了蒋、冯、阎的中原大战,规模之大,范围之广,前所仅见。

中原大战爆发前夕,李宗仁同冯、阎约定,广西倾巢出兵湘鄂,与冯、阎会师武汉,六月八日白崇禧便占领了岳阳,张发奎(1895—1980,广东省始兴县人。1923年任粤军独立团长时,曾参加平定陈炯明叛乱。北伐战争时期,先后任师长、军长等职。抗日战争时期,任国民党部队第四战区司令长官。1949年辞去国民党政府委任的职务,长期居住香港,1980年病逝。)也进抵平江,预计进军武汉,在指顾间,不料黄绍竑贻误戎机,所率后队未能依期赶上,而为粤军所乘,抢先攻下了衡阳。致广西部队被切为两截。后来李宗仁回师挽救战局,在洪桥为粤军战败,桂、张军损失惨重。战后追究责任,黄绍竑引咎辞职,黄并电蒋介石要求“和平息争”,随后赴南京接受蒋介石安排工作。

时人有云:“桂有李黄白。”黄绍竑一走,形势大变,李宗仁为维持广西残局,并图加强与张发奎合作(张是一九三〇年九月从宜昌反蒋,回广西同李宗仁合作的)特组织一个名为“护党救国革命青年军团”的政治秘密组织,它主要是反蒋,在《组织须知》中有这样一句话:“确认蒋介石为主要敌人,其他各党派为同盟者。”此外,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黄绍竑的骨干分子,一律不准吸收。我加入军团是李宗仁亲自监誓的。以后我担任多次会议记录,随即又把我调为总部秘书,专为这个秘密组织办事。

我担任这一工作,接近李宗仁、白崇禧的机会多了,因为团员入团,必须由李宗仁或白崇禧监誓,只有我一人在场,团员誓词由我保存,文件也只由我分发,全团名册、代名亦只由我来保管。那时候我工作小心谨慎,坚持保密原则。当时,只有参加者,才知道有这个团体存在。一九三〇年九月中,张学良东北军入关,使冯阎在中原不战而败。这时国民党的反蒋势力,只有李白局促南宁一隅,何其险也!幸赖有这个秘密组织才能渡过难关。

南京扣胡 两广合作

一九二八年九月蒋介石迎胡汉民返国,目的在倒桂,因为蒋看到广西佬的军人势力,从两广、两湖到京津,而其根本则为李济深在广东的根据地。胡汉民(1879—1936,广东番禺(今广州)人,字展堂。1905年秋加入同盟会。1912年1月,任南京临时政府总统府秘书长,同年4月任广东都督。1924年当选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同年9月孙中山北上后,代理大元帅兼广东省省长。1927年,任南京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主席,立法院院长。1935年任国民党中常会主席。后在广州病死。)智囊古应芬,是广东实力派陈济棠的拜把兄弟,拉胡就为了稳住陈济棠。果然,一九二九年三月,蒋诱李济深到南京加以监禁,陈济棠随即在南京表明中立立场。广西态势孤立,李宗仁、白崇禧在两湖、京津全部瓦解,蒋介石不血一刃而定武汉。拉胡倒桂,计现功成。

及一九三〇年,张学良入关,中原大战结束,胡汉民已经失掉利用的价值了,一九三一年二月二十八日,蒋介石借口约法事件,扣留胡汉民,这事激起粤籍政要汪精卫、孙科、唐绍仪(1860—1938,广东香山(今中山)人。辛亥革命时,作为袁世凯的全权代表参加南北议和。1912年8月被任命为第一任内阁总理。同年加入同盟会。1917年参加护法军政府,任财政部长,后为七总裁之一。后任汪精卫、孙科的广州政府常务委员。“九一八”事变后,任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国民政府委员。1938年在上海被刺身死。)、许崇智(1886—1966,广东番禺人。曾在日本士官学校学习。1905年在东京加入中国同盟会。武昌起义后,在福建举兵响应。二次革命时被推举为福建讨袁(世凯)军总司令。失败后赴日本。1917年参加护法运动,任孙中山大元帅府参军长。1918年后,任第二支队司令、军长、东路讨贼军总司令、建国粤军总司令。1925年任广东省政府主席。1941年底日本侵略香港被俘,不久获释去澳门。建国后,居住香港,曾被蒋介石聘为国民党“总统府”资政。)以及反蒋人士李宗仁、白崇禧、唐生智、张发奎的不满,通通集中文州,酝酿开府岭南。

一九三一年五月一日,广州国民政府成立,标榜“以建设谋统一,以均权求共治”,即对立而不对抗。广东军队以陈济棠任第一集团军总司令,下辖余汉谋、香翰屏、李扬敬三个军,广西军队恢复武汉时的番号,李宗仁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下辖廖磊、夏威、李品仙、张发奎四个军。军队恢复党部,我被任命为第四集团军特别党部书记长。李宗仁要我干这个兼职,是利于随意指派军队代表,准备出席广州召开的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原来宁粤分裂不久,“九一八”事变爆发了,全国唤起“团结御侮”的呼声,响彻云霄,蒋介石派蔡元培、陈铭枢来广州谈和,共赴国难,粤方提出,必须蒋释放胡汉民,粤方代表方能赴沪商谈和平,蒋迫于形势,只好照办。十一月初,上海和会举行,决定宁粤双方分别召开国民党四全大会,选出中委,然后双方中委到南京举行一中全会,产生统一的中央政府。广州四全大会延至十二日举行,十五日闭幕,当日,粤方中委打出通电,必须蒋介石下野,粤方中委才肯去南京开会,蒋被迫于十二月二十五日宣布下野,广州四全大会前后,我代表广西和四集团军出席代表会与各方面接触,使我扩大了视野,增长了见识。我严于律己,谦虚谨慎,对人和蔼可亲。这也是李宗仁后来派我专任外事的主因。

蒋汪合作 两广割据

一九三一年十二月下旬召开了四届一中全会,我陪李宗仁去南京出席,选林森为国府主席,孙科为行政院院长。蒋介石在幕后做小动作,使孙科内阁不能得到江浙财阀的支持。不满一个月,即被迫辞职。蒋看到机不可失,即邀汪精卫到杭州举行烟霞洞会议,相约由汪主政,蒋主军,一同东山再起。在此形势下两广遂以胡汉民为靠山,凭借“西南执行”、“西南政务”委员会两个招牌,仍与南京对峙,蒋亦无如之何。

此时李宗仁为要稳定陈济棠(1890—1954,广东防城(今属广西)人。早年加入同盟会。1931年,与桂系联合通电反蒋,任广州国民党第一集团军司令。宁粤合流后,任围剿红军中央苏区的副司令、南路军总司令。1937年后,历任国民政府委员、农村部长、两广及台湾宣慰使,海南特区行政长官兼警备司令等职。1950年退败台湾。1954年病死。)的反蒋立场和做胡汉民的工作,长期住在广州百子路孖棚岗,两幢分立的李伯业之父的房子里,广西军政由白崇禧全权主持,只人事任命呈报李宗仁核定。李豁达大度,对白推心置腹,中间有人挑拨,完全不予理会。于此不难理解,当一九二六年,北伐军兴时,李宗仁当初不过八个军的军长之一,两年之后,他便成为蒋、桂、冯、阎四个集团军首领之一,非信赖白崇禧,曷能有此!

广西地瘠民贫,不宜多养兵。李宗仁、白崇禧便把原来的四个军压缩成两个军,第八军团,采用了当年管仲做内政寄军令的做法,大办民团,实行大专院校学生军训政策,贯彻“寓兵于农”“寓兵于学”的方针,此固为对付蒋介石进侵的因应措施,亦为适应未来的抗日战争的紧迫需要。李宗仁、白崇禧提倡勤劳节俭,大家穿布衣布鞋,不吸烟,上下刻苦,蔚然成风。当时,我在“乐群社”接待了香港“五五旅行团”,他们都认为广西社会风气淳朴,值得学习。

办乐群社 影响重大

我因为接近李宗仁,特建议设立一个集招待贵宾和开展青年康乐活动于一体的场所,定名为“乐群社”,取“敬业乐群”、“独乐不如众乐”之意。第一个是南宁乐群社,设在陆氏花园,有贵宾楼、中西餐厅、网球场、游泳池等设施。广西青年的游泳活动,是乐群社提倡起来的。后来桂林乐群社办得更好,为进步文化界集会联欢、茶叙之处。一九三八年冬,周恩来先生也曾住过桂林乐群社。乐群社有一种服务周到、对外开放的工作作风。我是乐群社的首任总干事。抗战军兴,桂林成为有名的“文化城”,我便成为乐群社理事长。

留学欧洲 增长阅历

我童年半耕半读,未尝受过完整教育,李宗仁看到我一身数职,办事机敏,且能保密,有意送我到欧洲去学习,以备将来器使。我得此暗示,即在乐群社内请人教习法语。一九三四年,宁粤虽对峙,但局面平定,白崇禧早就请他的老师李任仁出来帮忙,过去李、白一些老干部如潘宜之、刘斐都回到广西来了,新来的有甘介侯介绍的邱昌渭以及朱佛定,皆一时之选。广西那个秘密政治组织,为适应新的时代需要,改名为“三民主义同志会”,以资安插上面那些人才。一九三四年冬,我终于起程赴欧洲学习,李宗仁在广西百子路孖棚岗寓所殷殷同我话别,要我在学习之余,留心蒋介石为什么走德意路线?希特勒、墨索里尼上台以后,对欧洲政局的影响,语重心长,使我以后走进了一个新的时代。

(石泓整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