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之暖宠小娇妻在线阅读
免费

婚恋之暖宠小娇妻

小安公子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20.3万字

【本文为甜宠文,1V1,男女主身心干净!】
他,苏长情,二十八岁,外界盛传长相帅气非凡,却极度冷峻的黄金单身汉
A市商界雷厉风行的决裁者,记仇,冷酷,睚眦必报。
她,洛夏,想法与行动并行的欢脱女子。
二十三岁生日第二天,逍遥几天,跑去旅行洗涤心灵,谁知遇见一个冷酷的男人,故事就此开始......
只因,她不小心踢伤他......!!!
刚找到新工作,却在酒桌上见到他,他卯足了劲灌她酒,只为报那一脚之仇。
相亲对象竟然是他,谁知他自嘲:难不成是我老了,只能找这种货色?
记仇如她,一杯咖啡泼在俊脸上,翘着二郎腿反讽:“呸,瞧你那损色,还长情呢,笑屎银。”
记仇谁也比不过他,两家公司合作新项目竟然指定她跟进,又是他,翻个白眼表不爽,就这样莫名成了小跟班......
好闺蜜的婚礼上,又见穿伴郎服的他,尼玛她是伴娘啊。
老爹好兄弟来做客,又见他。
她终于忍不住了,“我什么我总是见到你?”
“鬼知道。”他淡淡答道,冷酷如旧。
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洛夏踹了他一脚,他要使劲折磨她,让她加倍奉还;
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大目标,洛夏进了他的心,他要扮成大灰狼,让她进入狼口。
让她哭让她笑让她闹,就是不放她离开。
情愫慢慢滋生,他“暗算”,“明算”......
找理由黏住她,找借口缠住她,没理由,没借口也跑去找她,半夜翻墙也不在乎,惊动家长更好......
千算万算,不如肚子里怀上一个更好......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初遇

优雅的咖啡厅,放着悠扬的老歌,cranberries的《dreamingmydream》,女歌手的声音充满世间浩渺、空灵之美。

白皙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沙发边沿,这是一双曾经练过钢琴的手,可它的主人却偏偏爱上狂野的架子鼓。

扎着青春气息的高马尾,露出的额头给人清秀的感觉;柔和的灯光下白皙的皮肤和标准的瓜子脸更添几分妩媚;浓密黑长的睫毛随着眼皮的蠕动,活泼地颤动;高挺的鼻梁显得五官更加立体,淡淡桃红色嘴唇微微张合着,嘴角上扬着。

对面是个留着小胡子的年轻男人,面容总体还是帅气的,一身皮衣皮裤摇滚装扮,及耳的发扎在脑后,还戴着一个简约黑色发箍,流浪民谣与狂野摇滚的结合。

摇滚男翘着二郎腿,廉价而又不太合身的皮裤瞬间刺啦一声,他赶紧放下右腿加紧中间位置,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围人的变化,就是不看对面女人。

干咳一声扯扯自认为帅气的皮衣,领子高高立着,小胡子随着嘴巴的动作上下左右晃动,他看着对面的美丽女人,她还是闭着眼,也好,这样好说话。

猛地吸了一口气,方才开口:“洛夏,我们分手吧。”

被叫名字的女人突然睁眼,瞪大黑圆的眼珠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说什么?”她自认为他们俩相处得挺不错的,兴趣相同,相处也很愉快,没有分手的理由啊。

摇滚男坐直身子,鼓起勇气问道:“不肯跟我上床,是不是性冷淡?”

洛夏呵呵冷冷一笑,吼道:“滚……”

摇滚男接到一个电话后,几分钟后就有一个皮衣皮裤的妖娆女人来把他接走了,临走前还甩给洛夏一个得意的表情。

一个人结完账走出咖啡厅,服务员惋惜地看着她,洛夏走到门口又返了回来,走到可爱的女服务员面前,拿出包里的镜子自顾自的照了一下,笑着问:“小美女,你说我是不是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大姐大的气质瞬间征服服务员,小姑娘迷妹般不停点头。

“谢谢。”礼貌感谢后挺直腰杆离开咖啡厅,小姑娘看着她骄傲的背影,羡慕地自言自语:“我以后也要成为一个牛逼的女人。”

走到路口,被称为“牛逼的女人”立在一家高档餐厅外,对着玻璃门仔细打量自己的身材,嘴里嘟囔着:“不就是胸比她小点,老娘哪里比她差了。”

想起自己也走上了失恋的道路,眼皮子瞬间耷拉下来,顺手拦了辆的士往闺蜜家奔去。

西餐厅里靠近路口位置坐着的男人,刀削般的侧脸,混血帅气完美脸庞,短发打理得一丝不苟,露出浓密的眉和冷峻的眼眸,高冷的气质瞬间拒人于千里之外,优雅翘着修长的腿,模特般身材与黑色定制西装完美结合,放在桌上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引得西餐厅里的人频频注目。

“抱歉,我来晚了。”

一个优雅美丽的女人径直走到男人对面坐下,肤白貌美大波浪,也是餐厅里男人们的福利,女人失落地低眸,这个男人从来不关注她。

突然男人抬眼盯着她仔细打量,女人惊喜得嘴角都合不拢,可惜还没开心几秒,欢喜就被瞬间浇灭,大红色的嘴唇微微颤抖着。

男人嗤笑一声,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是小了点。”充满异国风情的眸妖艳而又迷人,神秘不可探究。

女人看了看自己的胸,她这可是正宗欧洲码。

男人结账起身准备离开,女人叫住他:“苏长情,你真的有情吗?”眼里饱含深情泪水,她喜欢他很多年,绝情如他,回答始终是不爱。

双手插进裤兜,寡淡性感的声音传进女人的耳朵,他答:“遇见对的人,自然生情。”话毕抬脚转身离开,修长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

女人拿起手机拨通爸爸电话,将泪水憋了回去,解脱地说:“爸爸,我想通了,出国吧。”既然他不爱,她也不是死缠烂打之人,放手后还是普通朋友,也是不错的。

黑色奢华的兰博基尼停在一栋独立别墅前,它的主人如它一般,亦是个神秘而又高高在上的存在。

意式房间里,美丽静雅的苏母无奈地看着沙发上慵懒的男子,在她心里他永远是一个孩子,尽管他今年已经二十八了。

苏母叹息责怪道:“书予又被你气哭了吧。”

苏长情像个孩子似的反击:“谁让我去见的来着?”与外面高冷的模样截然不同,那模样就像孩子在撒娇。

苏母心里彻底放弃了:“以后啊,你自己的人生大事就自己解决吧,你老娘我也管不起了,心好累哟。”

那模样不难看出,年轻时一定是个调皮活泼的女子。

苏长情无情拆穿:“是要和老爸去外国旅行吧。”

苏母:“……”

这个倒霉孩子,智商和情商都不低,为什么就是不能带个媳妇回来呢。

这一天晚上,苏氏集团总裁的秘书接到苏总裁的电话,说要去S藏一趟,秘书惊讶:“你不是说旅游是浪费生命,赚钱才是王道吗?”

赵初是苏长情的秘书,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友,公司他称他总裁,公司外他们无话不谈,两个月后赵初就要结婚了,所以苏母才会着急让他去相亲。

苏总裁一本正经答道:“我妈说赚钱就得花,让我去S藏。”

秘书快吐血了,小声嘟囔:“你什么时候听话过?”

听力灵敏如他,苦兮兮抱怨:“我妈说要视频通话确认。”想起苏母那不容抗拒的模样真真是可爱得紧,他想,以后的妻子一定要像妈妈一样,可爱活泼,惹人疼。

赵初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非得是S藏?”问完就秒懂了,苏母这个调皮鬼,简直就是在恶搞苏长情,我国地图上,S藏离A市最远。

苏长情低声笑了,既然苏母这么说了,就是真的要他去。相亲不成,不能让她再抱怨了,再怎么样也得去一趟。

赵初想到什么,突然说:“晓月的闺蜜过两天也要去旅行,听说是失恋了,哎,都去治愈去了,就我一个人幸福这可怎么好意思呢。”

苏长情果断挂了电话,这家伙自夸起来没完没了,这是嘲笑自己没老婆吗?见惯身边的分分合合,假意或真心都有,若是没遇见对的人,那他一个人等待又何妨。

苏总裁冷冷嘲笑:“呵,失恋就跑去旅游,这种女人真是,庸俗。”

殊不知,A市某个正在收拾行李的女人突然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头顺势扔了包感冒药进包里。

一个中年女人拿了盒药进来,欣喜地说:“把这高原安带上,红景天吃过了吧?”自家女儿终于想通了,这下可好了。

明眸皓齿的女子接过妈妈的药塞进小背包,笑着答:“放心吧,十几天前就吃过了。”也只有十几天前吃了才管用啊,自家老妈真是被喜悦冲昏头脑了。

至于喜悦是什么呢?

客厅里,中年女子欣慰说:“你说咱家女儿终于分手了,真好。”

中年男子也笑着附和:“我就说她跟那个非主流肯定会分开的。”房间里的女儿表示很无奈,她刚失恋,这么高兴真的好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