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名门秀:贵妇不好当在线阅读
会员

穿越名门秀:贵妇不好当

筑梦者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106万字

8.5分 149人评分

文案:都市女一朝穿越到古代,禀着平安度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行事,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出身上层阶级的她却势必要嫁入同为贵族之家的男子为妻,从此卷入一系列麻烦斗争当中。
古代贵族哪家不是攀亲带故、三妻四妾,曲清幽没想到她也嫁了这么一个大家族,还是三大国公府之首,惟有步步为营,凭着一颗七窍玲珑心,硬是争得一席之地。
古代宫廷哪有和平安定的?惟有刀光剑影,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争斗,身为国公府的儿媳妇,哪能置身事外?曲清幽也不得不小心周旋于宫中贵妇之中。
为自己,为丈夫,为家族,古代贵妇不好当,看穿越女如何当贵妇?

推荐某梦的新文:《一等宫女》http://www.xxsy.net/info/394339.html
推荐某梦的最新完结文《世族嫡女》:http://read.xxsy.net/info/369751.html

片断一:
当他笑着走近时,见她正摘下一朵粉红色的绣球花在手中把玩。于是笑道:“这是要抛给我的吗?”
曲清幽原本沉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忽然听到一声男子的声音,有几分熟悉又有几分陌生,抬起头时果见罗昊就站在她的面前,面挂笑容,衣饰随风飘扬,倒有几分君子模样。遂笑着把花抛向他,“那公子可要接着了。”
他会是她今生的良人吗?
片断二:
穆老夫人笑道:“曲家丫头不知是走运还是不走运,偏遇着你。不过这幽姐儿确是不俗,我们定国公府就需要这样的媳妇,方能再兴旺个百来年。”
“老祖母想得倒长远。”罗昊端过丫鬟手中的参茶递到老祖母的手中。
“别告诉我这老婆子,你小子打的不是这个主意?”穆老夫人眯着鹰眼道,喝了一口参茶,她又开始打趣孙子:“我看那幽姐儿也不像是个容易降得住的主,真不知道你们婚后,谁能降得住谁了?”
罗昊笑着道:“老祖母说的怎么好像是两军对垒似的?我的娘子可是娶来疼的,什么降不降的?”
片断三:
“娘子,什么是爱情?”
醉酒的曲清幽歪着头看着他一脸的不解,“笨蛋,爱情都不知道?”
“那娘子告诉我不就得了?”
“爱情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这道门很窄,只容得下我与你两个人,闳宇,你知道吗?”
她想要独占他,这是罗昊的第一想法,“娘子,你想要我永远只宠你一个人是吧?何必要绕弯子呢?”用爱情这么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词语。
曲清幽这才想明白她与他原本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她努力的融入他的世界,但他却走不进她的世界。
但是这又如何?她仍会想着法儿让他慢慢地恋上她,恋上她的身,恋上她的心。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曲清幽在侍女鸾儿的扶持下小心地登上了楼船,一阵春风吹来,裙袂飘扬,藕色披风随风舞动,腰间系着的禁步传来一阵金石响声,搭板似乎有些晃动,鸾儿忙道:“姑娘,小心。”

曲清幽握了握鸾儿的手示意她放松一点,转头轻声道:“莺儿,小心拿着行礼,勿掉到水里。”

后头壮硕的丫鬟偏有个莺儿的名字,让过往的人将注视曲清幽的目光都朝她看去,羞得丫鬟忙低下头,小心的抱着行礼登上船。

“大妹,这就是你们要住的船舱。”前头引路的曲宽回头朝曲清幽道。

曲清幽轻点下头,莲步轻移地步进船舱,环顾一周,虽然不大,尚算干净,比起后世的那些豪华轮船,这古代的船真是又颠又簸,不过也嫌弃不来。

草草收拾了一下就在丫鬟的服侍下躺下了,曲清幽了无睡意的在床上翻来覆去。一转眼,她来到这个莫名的朝代就一十六载了,时间真是过得飞快,从心慌不安到现在宠辱不惊确费了好些心思,妙的是来时尚是一婴儿,也无人能看出异样来。

前尘种种都是昨日之死,现在想来不知何为真何为假,留在记忆里的那个时空,有时不去刻意的想,真会以为那都是自己虚构出来的,也许她的存在也就应验了霍金的空间平行论吧。

前儿个老祖母病逝,她也就扶灵回南方为祖母出丧,心下却是一阵凄凉。这老祖母在世时最是疼她,有好的都不忘了她,现在故去了,世间又缺少了一个疼她的人。弯弯转转的心事想了一遍,最后她才迷糊睡去。

清晨,柔和的阳光初照进舱内,她幽幽地转醒,即见鸾儿已机灵的把洗脸水装好在一旁等候,而莺儿仍自呼呼大睡,这两个丫头个性南辕北辙,不过却能凑在一块,日子倒也不嫌闷。

“姑娘醒了?”鸾儿笑着上前把她扶起来,拿过衣物服侍她穿戴。

上穿一件窄袖月白暗纹锦襦衫,下着一条柳绿粉荷裙,腰间系着藕色罗带,鸾儿正欲去取那禁步给她系上,她轻摆手道:“船儿多晃悠,发出声响就不好了。”

小丫头细一思量也是这个理,昨儿个登船时就是这东西发出声响,如若是在京里,就又惹人闲话,说姑娘不庄重,遂收起来,笑道:“还是姑娘想得周到。”

鸾儿手巧的给她梳了一个流苏云髻,插上一只粉红玉荷发簪,拿起鹅黄嵌金丝夹袄给她穿上。

古人的穿戴就是麻烦,拢了拢秀发,曲清幽问:“什么时辰了?”

“辰时(现在的七点至九点之间),正是吃朝食的时候,姑娘等等,婢子这就去端来。”鸾儿笑道,出去之时不忘推莺儿一把。

“啊?船是不是要翻了?怎么晃得那么利害?”莺儿揉揉眼睛惊叫着跳起来。

“船还没翻。”曲清幽见状笑着道。

“姑娘就会笑我,我还没搭过船呢?这次为老夫人扶灵回南去时走陆路,回时姑娘偏说要坐船,这船坐来一簸一簸的,像摇篮似的,真怕哪天就翻了去?”莺儿话多。

“就你话多,还不快去梳洗好侍候姑娘。”鸾儿端着盘子进来瞄了莺儿一眼。

曲清幽优雅的坐着看那高头大马的丫鬟急匆匆出去的样子就觉得有趣,莺儿那性子单纯很得她的心,不顾母亲的反对硬是留她在身边做个大丫鬟。“好了,你也别说她了,小丫头脸薄。”

“姑娘就是偏心净宠着她,在府里都快无法无天了。”鸾儿一面往前布菜,一面不忘在自家姑娘面前嗔道。

“鸾儿可是吃醋了?”

“婢子哪敢吃醋,是姑娘心地太好了。”鸾儿想到如果不是姑娘当日开恩,莺儿必是会被撵出内院,随意的配个小厮,内院里的主子个个都不喜欢她那个粗样子,嫌跟在身边没面子。

曲清幽轻挟起一块水晶粟子糕优雅的送进樱桃小口,鸾儿说她心地太好了?殊不知其实是她故意挑个老实巴交的丫鬟跟在身边,施之以恩必能赚之以真心,将来也不会给她添乱子。

“鸾儿,莺儿,我们出去转转?”曲清幽早已站起身子往舱外而去。

“姑娘,这不大好吧,抛头露面的?”鸾儿不赞成。

“不就是在甲板上走走嘛,有什么关系?”莺儿道。

鸾儿剜了莺儿一眼,真是个粗丫头,连这都不知道?

“没关系,难得出来一趟,也就开开眼界吧。你们定也没见过运河两岸的风光吧?趁这机会瞅瞅,也不枉出门一趟。”曲清幽拍板道。

“现在正开春,寒意颇重,姑娘还是披上披风要紧。”鸾儿忙取来一旁的玉色披风给曲清幽披上。

一路行来,清晨果然带着些许寒气,并未见过多的船客,一眼望去,远处有桃花盛开,横斜出水面份外妖娆。曲清幽见此美景不禁脱口而出前世脍炙人口的诗句,“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萎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姑娘好诗。”一个身穿靛青儒衫的青年男子自拐角处而出。

曲清幽有点赧然的福了福身子,“公子谬赞了,小女子受之有愧。此诗并非小女子所作,眼前景色颇合本诗,脱口吟出罢了,让公子见笑。”真是汗颜,差点就盗用前人诗句,赶紧澄清。

“那也是姑娘玲珑心思。此时正是三月草长莺飞之时,此诗虽啷啷上口却也暗合时节,当得好诗二字。不知是何人所做?”青年男子随意笑道。

“乃山野村夫,小女子也是有幸听来的。”正自尴尬时,眼角一扫竟见曲宽领着几名小厮脸色紧张匆忙向她走来,忙道:“小女子先行告退。”

“姑娘请便。”青衣男子话音刚落,她即匆匆朝前而去,浑然不觉背后探索的目光。

“二爷,原来你在这里,让小的好找。”蓝衣小厮急步走来。

“培烟,你家二爷又丢不了。”青年男子回头道。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