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焕年在线阅读

锦瑟焕年

红狐月影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19.5万字

五年前她站在教室门外亲耳听到他说:“你觉得我喜欢那个胖子吗?”
程锦瑟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离谱,原来她傻傻的相信有人会喜欢内在美而不注重外貌,而她曾一度认为赵焕年就是这样的。
他宁愿选择美丽漂亮的像瓷娃娃一样的李梦缌,也不愿多看一眼平淡无奇随处可见的玻璃瓶般程锦瑟。
五年后她以美丽清纯的容颜,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程锦瑟本以为自己恨他,直到命运让他们再次相遇,经历些事情后,她才知道自己对他根本就没有恨,有的只是浓浓的爱意......
-----------------------
有人说‘过了18岁就是错过了花季’,但是锦瑟并不是这样认为的,花季并不是只限于一个数字,花季只限于心,心是18那永远就是花季......19岁的锦瑟在同学眼中就是一朵快要衰败的花,她不漂亮,学习也一般,也没有惹人眼球的身材,总之锦瑟就是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一个高二学生,却在锦瑟年华的时候喜欢上了他......
心跳的感觉仿佛又回来了,只因那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赵焕年
他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无法磨灭,仅仅只因为我的一见钟情......
------------------------
赵焕年蹲下来从手中的袋子里拿出一个鞋盒子打开来是一双白色镂空的平底鞋很是好看。
“坐到床边。”命令般的语气。
“哦!”程锦瑟挪到床边。
他抓住了她的脚那触感让她内心一颤结巴的问道:“你——你准备干什么?”
“帮你穿鞋”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从他的嘴里传来。
锦瑟看着他低着头的认真的模样:“我来就好了。”
他没有理锦瑟只是一味帮她穿上鞋子,曾经的她也幻想过有一天他会帮她穿上像灰姑娘一样的漂亮的水晶鞋子......
--------------------------
如果大家喜欢小狐的《锦瑟焕年》那就请点击加入收藏架,支持一下小狐吧!

版权:红袖添香

目录

第1章 原来是场梦

教室里鸦雀无声,只听到语文老师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写划划的声音,这让我不由地联想到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语文课代表一脸凝重,满眼同情,将语文试卷发给我,顿时不好的预感浮现在脑海里,接过试卷的我没有立刻去看,这时,我的同桌颜若萱眼疾手快的从桌上抢走了我的语文试卷。

她目光从答题纸的第一页开始看起,舒缓的眉头越皱越紧,直到最后那一刻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这一笑无疑成了全班的焦点,同时也引来了语文老师的目光。

语文老师是一位约莫四十岁的女人因为保养的好,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为人严肃,不喜欢笑,我们背后都称呼她为‘冰姑姑’。

冰姑姑踩着细细地高跟鞋走到我们面前板着脸冷冷的说:“颜若萱,上我的课可有这么好笑吗?”

冰姑姑的质问让若萱低下头,乖乖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将手中的试卷还给我。试卷就那么平躺在桌上,我清楚的看到名句默写中的一首古诗《锦瑟》里面‘华年’被我写成了‘焕年’,一个大红叉十分醒目,不难想象冰姑姑也看到了,冰冷的脸上又多了许多怒意,皱起眉头时脸上就出现了许多皱纹,这些皱纹显露了她的真实年龄。

“程锦瑟,你竟然把李商隐的《锦瑟》给写错了,你的功力还真的不一般......你在写试卷的时候该不会是想着我们班的赵焕年同学?”

班上同学一阵哄笑,若萱也笑的合不拢嘴。我白了一眼若萱,她才停止了嘲笑,我又心虚地转过头去偷偷的瞧了眼赵焕年。

他没有任何反应或者表情,仿佛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老师,我......我错了,我只是一时粗心。”面对老师的强大气场我说话的声音都小了三分。

“错了,现在错我还能说你,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到时错了你可怎么办?...你给我把《锦瑟》抄写100遍。”

“什么?不要啊!100遍,那我的手还在吗?”我哭丧着脸看着我细小灵动的手指头,连它们也在抗议。

“不要啊!不要啊!我的手,不要。”从噩梦惊醒的我从床上坐起来,缓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这只是梦,我用手挠了挠昏昏沉沉的头,赤着双脚从床上跑了下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里面是个曾经为赵焕年的一句话而极力改变的自己,是那么的可笑而可悲。

“程锦瑟,你怎么还会梦到他,人家已经那样说你了,你这样不是犯贱......”

地球在运行,生命在延续,生活还是要继续过下去,我还是要为自己继续奋斗下去,我程锦瑟并不是只为赵焕年而活。

“锦瑟,今天去参加葬礼你应该知道吧!到时候人家问起我和你爸你就说我们忙着卖萝卜实在抽不出空。”我的卧室明明在二楼但在一楼的我妈和我说话仿佛就在我旁边似的。

“妈,你就放心吧!我只是偶尔犯糊涂而已,你也不用说32次,还有我会记得带锦埙一起去。”我打理好自己便下楼坐在餐桌上准备吃早餐。

听到我说出这样的话她才满意的点点头,过了几秒钟她又继续补充道:“你要穿正式一点的衣服,你大伯母娘家葬礼排场很大,你可不能穿的十分寒碜,丢我们的脸。”

“得......得......你别说了,我是25岁不是15岁,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穿什么。”

我妈总是这样,不停的提醒着,不停的操着心,在我眼里她的提醒和操心是无边无际,永无止境的;我想恐怕再有耐心的人面对我妈都会觉得不耐烦。

我妈是一个高中生,在那个年代这样的文凭已经算是不错了,却经人介绍认识了被连小学都没有毕业在家务农的我爸,生下了我,从此她就与黑乎乎的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但她还安于现状,她喜欢诗,她特别喜欢李商隐的《锦瑟》,于是在我出生后她毅然决定为我取名锦瑟。我还有一个弟弟叫锦埙,当初,我爸过不去别人的闲言碎语,决定生个儿子,于是就有了锦埙,小我18岁的弟弟。

“妈,我该不会到那里连个熟人都没有,像个傻瓜呆在那里自娱自乐。”

“你这倒霉孩子,锦埙不是人呐.......再说你大伯母娘家的事情程雯她也肯定会去。”

“程雯?”

程雯的爷爷是我奶奶的长子而我的爸爸是我奶奶的次子,在血缘上我们就有说得清的关系。

我和程雯年纪相仿,我们是同学是死党,最重要的,我还是她的姑姑。

可自从高中以后我们一直没有见过,这次是五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我有点期待,兴奋。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