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妃在线阅读
会员

“正”妃

纳兰初七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33.5万字

她是抚东将军嫡女,本该是皇后之选,却被庶出的姐姐抢去了该有的地位。
姐姐为后之日,她奉旨远嫁北漠。
娘说,这是命,她向来都认命!
只是,为何他要如此逼人太甚?!
“上官月影,你不过只是皇帝送给我的东西,你当真以为自己是离王妃么?告诉你,在我眼中,你连颗棋子都算不上!”
既然这么嫌恶她,为何还要她夜夜被迫承欢?!他,不是该放任她自生自灭的么?
“你不该怀上我的孩子!”那一日,看着她失去他们的孩子,他却那样冷漠的离开。不该?!呵……
一句不该,终是让她心泪成灰。
罢罢罢……他要守着他的心中明月,她双手奉出正位就是!却奈何,那一夜他残忍的占有,霸道的宣布,“上官月影,即便是死,你也休想踏出离王府半步!”
她在他眼中是细作,是泄欲的工具,是离王妃。却从未是他心爱的女人!他迎进他的挚爱,转身,毫不犹豫的赐她毒酒一杯!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天生祸害

长安城,顾名思义,世世平安!

而近日的长安城显得尤为热闹,原因无他,因为再过半月便是他们渊国皇后入宫的好日子!举国上下,无不为了这事而欢庆!

而最为热闹的,莫过于城东的将军府。因为,未来的皇后就是将军府的长女……上官明月。那个一出生就注定为后的幸福女子!

此刻,将军府早已忙翻了天,丫鬟家丁一个个若无头苍蝇。不是洒了干果,就是撞翻了酒壶。惹得那些管事的老妈子一个劲的破口大骂,恨不得拿起鞭子使劲的抽他们两下。

唯独那西厢显得有些安静,不,更准确的说,是有些冷清。

这里是将军府唯一没有绑红段子的院子,倒是院子里的花开的姹紫嫣红。就是缺少了些生气,因为那花上连半只蜜蜂蝴蝶都没有!好像那里种的不是鲜花,而是摆放着的绒花。

屋檐下,一位美妇人躺在摇椅上,神情淡然。

“夫人,再过半月,那丫头就要入宫为后了。”身旁的老妈子静静的为她身旁的茶杯里头续了点茶水,眼神中透着丝讥诮。

“是啊,她们如此处心积虑,如今也算是圆了她们的心愿!”美妇人拿起身边桌几上的茶杯,用杯盖轻轻的拨了拨茶叶,抿了一口。

“再过几日,影儿就要满十五了,该让她回来了。”美妇人放下茶杯,看着远处淡淡的一笑。

三日之后,上官夫人病重,口中一直喃喃着上官月影的名字,上官博心下一急,速命家丁速去墨山接上官月影回府!

将军府棠园。

“姐姐,那女人怕是命不久矣了!等那扫把星一回来,一准儿把她克死!到时候,老爷一定把你扶正,只希望姐姐日后让妹子们有口茶喝就好!”一个身穿绣着百草图案的绿色抹胸束腰长裙,外罩着一件新芽绿的轻纱的女子谄媚的笑着。

其他几位女人也跟着附和,连连说是。

杜美娘一双丹凤眼眯着扫过众人,信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随即笑着说:“各位妹妹放心,若是我成为正室,定不会亏待各位妹妹!”

语毕,眼神冷冷的看向窗外。快死了么?总算是快死了!她等这一日可是等了好久了呢!至于那小扫把星,她完全不觉得对她还有什么威胁!她难道还会怕煮熟的鸭子飞了么?她杜美娘的女儿已经是大家认定的皇后!即便那小扫把星长的再倾国倾城,也没用了!

想着,她不由在心底大笑。

墨山地处长安城以东,若是从长安城里看远处的墨山,就好比一副水墨丹青画。故而得名……墨山!

上官月影在满八岁的时候经上官博同意,被鬼医带来墨山,说是让她学点医术!其实,学习医术是假,因为上官月影出生那时刚好是天狗食月之日,再加上,自从她出生之后,家里就祸事不断!

家丁一个接着一个出事不说,连上官博的那些侍妾也一个接着一个流产。甚至,到最后连她的生母沈惜云都一病不起!无奈,在鬼医医治好沈惜云的病之后,上官博便答应鬼医带月影离开将军府,去往墨山!

这一去,就是七年。

当初那个抿着嘴掉眼泪的小女娃,如今早已经长成娉婷少女。

“小姐,小姐,不好了,不好了!府里来人说,夫人病倒了!”霜儿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涨红着脸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正在整理药材的上官月影蓦地一怔,手中的药筛子就这样毫无知觉的掉下,散落了一地的药材!

“娘病倒了?我不是离开将军府了么?为何娘还要病倒?”从记事开始,她就知道大家都说她是个祸星。大家都说,府里的家丁出事都是因为她,姨娘们流产也是因为她,就连娘病倒也是她害的!

所以,师傅说要带她来墨山,她就乖乖的来了。因为,她不希望那个疼她宠她的娘再次病倒!

她是祸星,她会给任何人带去灾难。所以,这七年来,她都不敢回上官府看望娘亲!天知道,她其实有多么想念娘亲的怀抱!

“影儿,你别太担心了,说不定你娘只是偶然风寒,喝几帖药就好了。”一道轻柔却有些低沉的嗓音从药柜子后面传来,紧接着,一个穿着水青色长袍,束着墨发的男子从药柜后面走了出来,爱怜的摸了摸月影的头。

“不,不,来人说,夫人,夫人这次病的不轻,不然,老爷也不会命他们来请小姐回去了。”霜儿从头到尾一直紧皱双眉,因为她刚从家丁那打听到,夫人怕是快不行了!可是,这,这让她怎么和小姐说嘛。若是让小姐知道了,她还不伤心死呀!

听怜儿这么说,又看着怜儿那种皱的像苦瓜干一样的脸。月影更慌了,猛一下推开青衣男子往后院跑去。

甫出门,便瞧见鬼医笑吟吟的背着药篓往屋子里走来。

“师傅,我娘她……”

“影儿,放心,放心,不是有为师在么。喏……”说着,鬼医从袖子里拿出一颗药丸放到月影的手中道,“你只需将这药丸喂给你娘,保证药到病除!”

看了看手中的药,又看看鬼医,月影一脸困惑的表情。

“影儿,你此番一去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你定要记住为师的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你万不可心慈手软!否则,苦的是你自己,和那些爱你的人!可记下了?”鬼医一脸认真的说道,他这个小徒弟就是太过心慈手软!他日,必定会有一番苦头吃啊!

见月影点了点头,鬼医叹了口气又道,“去吧,若是日后有什么事需要为师和你师兄帮忙的,只管飞鸽传书给我们。”

一个时辰后。

上官月影和霜儿收拾妥当,匆匆忙忙的随家丁回将军府去了!

草庐门口,鬼医和青衣男子并肩而立。

“墨儿,记住,这辈子你可以爱上任何人,却不能爱上影儿!”

青衣男子没有回话,看着那渐渐远去的马车,凄苦的一笑。似乎一切都……太晚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