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记在线阅读

夜游记

谭氏渡情

悬疑 / 奇妙世界 · 417万字

写的是一好吃赖做的大龄青年,有一天,在输光了之后,就大醉了一场,不经意间,也就踢到了一只白老鼠----

版权:小说阅读网

目录

第1章 春大侠之算命先生

孢牙春来到这个世界也就度过了四十二个春秋,在家也就是无所事事,在二十岁那年,他老爹逼着他去学了一门做建筑的手艺,以图将来有个指靠。可一直以来,他也就是左手赚钱右手来花钱的,与那狗儿三,拐子,结巴高也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几个也都是村里的大龄青年,都还没有结婚,他们又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赌,赌,还是赌。没有钱了就去打工找点活儿干赚到钱来赌。

一天,孢牙春看到村口路旁边的广场上有一个算命的老先生。他好奇地走地过去,把手伸去:“老师父,帮我看看手相,我这手什么时候可以走运能发一笔财?”

把一双经过了岁月洗涮手满是茧的手伸到了老算命先生的面前。

算命先生手握他的手,看了一会,疑神了一会,又伸手把了一下他的脉博,皱了皱眉头,提笔写下了一几个字:似真非真,似幻非幻;乐在其中,不见其人;其乐无穷,媱无所踪。

中古仙邱黄真人也。

又从药囊里摸出一个药丸一样的东西,递到孢牙春的手里:“如果身体有力不从心的时候,你就吞下此丸。也许可化解你一时的危难。”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也就收摊。

孢牙春手里拿着那十几个字的纸,怔怔的出神,他不信这些,但看到手里的药丸又有点莫名其妙:这不还没有给人钱呢?正要掏钱时,人呢?怎么也就一转眼的工夫就不见了,这空空旷旷的也没有地方可以藏身的。。。。,,怪!真怪。

想不通,孢牙春也就不想了,也就随手把这纸和药丸揣在口袋里。回到家里,想着刚才算命先生的话,手里拿着这所谓的药丸,这东西呈绿色,细看之下,真还有点像是灵丹。颜春想起小时最爱看的电视剧《西游记》里的情节,也就有齐天大圣在偷吃太白金星灵丹这一节。而这药丸竟然隐隐有光线流动。颜春鼻子里还闻到一股清香。

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颜春忙着把药丸给藏起来,打开门,也就看到门口的是春林嫂(金凤)。

“你有事吗?他们今天都还没有来,我从拐子的店里回来。”他对这金凤有那么一好感,金凤在全村的女人中,却是个顶个的好女人。但自从丈夫出世之后,也就变得爱跟这几个游手好闲的家伙走在一发块了。

别人不清楚,颜春却是明白,这春林嫂不为别的,就是跟着他们几个消解一下心里的那份悲愁烦恼。

他们几个虽是全村的出名游手好闲无事做,但他们几个赌钱却是公认的只为消遣过日子,而别人大赌也就是红眼贪心重,他们几个好朋友却从没有一次因为赌钱的事发生一点纠纷。他们几个在村子里却都是异类来的。每个人身上大小都有一些缺点。

金凤也就是个单身一个,跟着他们也就不会出乱子。而颜春却是感觉这金凤跟自己格外合缘一些。

“你这里有什么东西?怎么那么香?”金凤鼻子里闻到一股香味。

颜春暗自叹这才是宝物的可贵,自己都收藏着,这人怎么就那么一狗灵的鼻子。

但这东西最好不要让人见的好,就说:“没有,我也刚才就是打了一点空气清新剂而已。”装模做样的耸了耸鼻子:“没有啊,我怎么什么也没有闻到。”

“你就装你就装。”金凤跟他倒是随意,敢跟他接近动手抢他手上的东西,而跟另外几人却是不会这样,也就动动嘴巴说两句,或者打牌就跟着凑脚。

颜春不让,这要是被这精明的女人知道自己打的是什么主意,那自己还有什么脸面跟人照面,都恨不的把身子缩在地缝里。

金凤就要抢:“你给不给?不给就别怪我不客气。”金凤这话也就是像征性的说出口,然后那手就去颜春的口袋里掏。

两个人的距离贴近,都可以感受到对方气息的扑面。

而金凤两只手抱着颜春,那丰满的感受让颜春一阵无措:自己的清白,还是要葬送在这个女人手里。

苦着脸说:“其他的任何一件东西都可以给你看,就是这一件不能看,你让我有一点私人空间好不?”

金凤似是对这个浑不在意:“你给我看下,我就放手。”

“先放手,他们几个来了,等会儿来打牌,你凑角。”颜春无法:“就这东西,千万不要说出去行吗?”

金风人漂亮,年青时在娘家那可是一朵花。嫁了人,生了孩子却是看不出实际年龄。而做为一个丈夫仙逝的女人,别人只有同情的份。所有人都知道金凤的为人是有礼有度,这真还没有那个人当面说金凤一句闲话,但但背地里指点的却是大有人在。

大家也想这几个未婚剩男都比金凤要打出不少,但金凤也就是生了孩子的人。真要是一个黄花女,那还会跟这么几个好吃懒做,死赌烂赌的人混在一块。

颜春在他们几个人中无疑是最为出色的一个,为人虽然有些好赌烂赌,但在没有钱的时候还可以去做做手艺,赚一些本钱,总比那些三只手的要多上几倍。他对金凤也是很有好感的,那不是一般的好感。金凤嫁过来时,他也有到观礼,当时就有很浓重的代入感。

但对于一个去了男人,还要服侍两老还要带一孩子的女人来说,这是虽然要勇气的,这是值的人们去敬重的。颜春有感于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一个女人顶梁。深知只要有一丝谣言,这可女人那还怎么有活下去心思。千方百计的,他就尽量不让几个人跟金凤传出什么谣言,有些事他人前人外都是在照顾着金凤的感受。

退一步讲,他一个大龄大老爷们,劫财他没有;劫色他欢迎。自己这四十年来,对于别人轻视无视鄙视的话没有少听,但那一回都是一样,左耳进右耳出。谣言对于他来说,不存在威胁。

------

(未完)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