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为夫馋了妾室谋略在线阅读
会员

娘子,为夫馋了妾室谋略

七艳少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124万字

6.6分 16人评分

这是一篇家斗的文文,女主是个穿越人,嫁到一个繁复的大家庭中,作为一个卑微的小妾,她步步如行薄冰,以她冷静聪慧的睿智,慢慢的在这个家庭里逐渐的脱颖而出。
但是她绝对坚持一夫一妻制。


柳太君的话,在永平公府那就是圣旨
半年之内她要是怀不上孩子
那么便将她扫地出门
多少双眼睛等着看她的笑话
可是越是这样
她就越是不如她们的意

红尘百年豪门前
一岁一荣盼夫临。
只是她不是那种任人捏圆又搓扁的小女人。
家斗+种田+女强
【片段一】
让我跟她圆房,想都别想!“可恶,奶奶你竟然对我下手
柳太君大袖一挥,“送四爷去陆姨娘的房里!”为了二房有个男丁,她这也是迫不得已。


【片段二】
御狂澜兴奋是拉着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三岁小男孩,激动地告诉小男孩:“我是你爹啊!”
小男孩从身上摸出一块小镜子,看了看自己粉嫩嫩的脸,思考了一下,郑重道:“兄弟,别开玩笑了,我怎么有你丑呢?”

七七的窝:12720639
,敲门砖女主名哦~
推荐同类种田完结《不良贤妻》http://read.xxsy.net/info/337501.html
母亲刚逝,她迫不得已被叔叔们披上嫁衣。
新房里,新郎是一个年老成疾的百岁老翁。
三日之后,她成了寡妇。
风华正茂的媳妇们,整日里的争权夺势,不将她这个出生低贱的婆婆放在眼里。
貌美如花的孙媳妇们更是对她这奶奶无敬无畏。
严禁规矩的管家们却事事与她禀告,待她定夺。
其实,当寡妇也挺好的。
只是,出门在外的嫡长孙回来了。
第一句话便是,“不错,我娶她,下月大婚!”
她这才知道,朱邪家的嫡长孙在继承家业的时候,如果愿意也可以顺便继承上一辈的老婆。
特别是她这种新婚死了相公的,在嫁给孙子,可以作为主母。
其路漫漫之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姑娘的宗旨就是把对相公垂涎的女人一网打尽。
外表柔弱,不代表这就是软弱。
相公面前可以笑得温婉可人,相公后面绝对要笑得邪魅煞人。公主?名门贵女?江湖女侠?装淑女,扮大度,示贤惠!告诉你们秀外慧中形容的就是姑娘我这种人。

新文:【正室谋略】
http://read.xxsy.net/info/374356.html
完结免费文:【相公久等了】
http://read.xxsy.net/info/308578.html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山上青青苔藓昨夜长,一袭春风来满园桃花开。

陆尔雅清丽的脸蛋上满是激动的看着眼前皎月,“真的么?御狂澜他真的要娶我么?”

皎月点点头道:“是啊!大小姐刚刚来派了梨花姐来,说是明日的辰时好是个好日子,御家就派人来下聘,小姐啊,就安心的等着当新嫁娘。”

皎月说着脸上浮起微微的惋惜道:“只可惜小姐不如大小姐那么命好,嫁过去也只是个妾室!”

等皎月说完话,转过头来,只见她家小姐已经昏倒在地上了,赶紧喊来院里的粗使丫头们一起把小姐扶进房间,皎月又连忙吩咐了丫鬟们去请大夫过来。

陆尔雅是东洲刺史陆毅家的三千金,她母亲宁氏是教书先生的女儿,还是陆毅未中状元入仕之前定下的,怎么说也是青梅竹马,可是后来为了前途陆毅迫不得己娶了当时安城御史程家的嫡出小姐,后来又纳了两房妾室,这才回乡娶了宁氏为妾,次年生下了这个三女儿,取名为尔雅,希望将她培养成一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

可惜宁氏当时月子里受了风寒,竟然没有治好,便这样撒手而去,陆毅将对宁氏所有的思念都寄托在了陆尔雅的身上,将她交给程氏当作嫡女一样的抚养。

只是这陆尔雅不但一丝宁氏那种温柔可人的气质没有,更和这尔雅二字沾不上一丝的边。

从十四岁开始,但凡是东洲有点样貌的男子她都写过了情书,刚开始陆毅还难为情,整日的教育陆尔雅,女儿家要懂得矜持,可是久而久之,竟然习以为常,在也管不了。

前几年京都金城的永平公将府邸迁到了东洲,大大小小的家眷以及那些还未曾入仕的子弟们也一起过来,大女儿陆若兰,正直是双八年华,琴棋书画又是样样精通,正好程氏与永平公府大老爷的二姨娘曲氏是手帕交,虽然当时永平公府还没有迁到东洲,可是书信有着来往,这一来二去的,便让曲氏撮合了这桩婚事。

如今陆若兰在永平公府上,大房那边也是个长孙媳妇,如今又有了阳哥儿跟言姐儿,在大房那边多少是有些地位的,如今为了这不争气的庶妹,也算是拉下了脸去找这位姨娘那位姨娘的去说,只盼陆尔雅嫁过来能安下心,好好的为人妇。

明天便是她的大婚之日,可是她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明明是在家里睡觉的,可是一觉醒来,身边的人却都在恭喜她,而她也在这一个月中了解到了自己现在是个怎么样的身份。

一个庶女,受爹爹疼爱的庶女,哪怕她脑子以前抽得厉害,凡是城里有点姿色的男人她都递过了情书,可是嫡母对她很好,那爹爹就更不用说了,而且眼下那个她还没见过的大姐,为了她能嫁给最心爱的男人,也放下脸,亲自去到处给她说。

如今是如愿了,可是那个女人的灵魂却不见了,突然来接收这具身体的她虽然有些错愕,但是也在乎,这个存在于封建社会的大户人家,能这样包容一个连‘矜持’都不知道为何物的女儿,这是怎么样子的亲情她是不曾感受过,所以她很在乎这个家庭里的没一个成员。

所以她嫁了。

听说是永平公府上永平公澜四爷,据说是东洲的第一美男子,那也难怪陆尔雅那般的痴迷他,但是同时他也是东洲的第一风流公子,而且也已经有了一妻一妾,现在陆尔雅嫁过去,不过是他的第三个妾而已。

然而正因为他是这样的纨绔子弟,所有陆尔雅才没有去担心,因为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懂得爱情,对于一个不懂得爱情的人,便是他如何生得如那谪仙般的容貌,她也不会去爱上他,不爱便不会痛,如此正好,平平淡淡的过完陆尔雅的这一生又有何不妥呢!

对于这个名叫大明的国家,这历史与史书之上的大明却没有一丝的相近之处。

京都名曰金城,永平公府便是从那里迁过来的,而她现在处于的地域叫做东洲,按照她在这里的史书上翻阅到的来说,这东洲处于江南一带,是著名的鱼米之乡,而且环境温和,既不像是金城那般的潮湿,也不是齐云郡那般的干燥,当初据说永平公也是看上了这一点,为了老太君能安享晚年,才举家迁到此处的。

其实说来就像是史书上所说的江浙一带,温柔的小桥流水人家,袅袅烟雨里隐隐约约的青砖白墙。

院子里的桃花已经谢了春,已经发出了新绿色的叶芽儿,风一吹似乎都能闻到那桃香味儿。

“小姐,你身体刚好,怎么不在着屋里歇着呢?这四月天里的风不稳,一不小心就容易着凉!”皎月一进到院子连忙上来扶住陆尔雅,似乎生怕她在向一个月之前一样,突然间昏倒在这棵桃树之下。

话说小姐自从听到婚讯之后昏过去醒过来,这秉性变了好多,而且似乎也会心疼老爷与大夫人了。

正想着,便听见小镯的声音,“夫人吉祥!”

程氏温和的声音里有着毫不掩饰的担心,“尔雅身体怎么样了?”这个女儿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是却是她亲自养大的,说来跟若兰也是一样的,一个手心一个手背的;只是自己还是愧对于老爷,没有照顾好她啊!

陆尔雅在皎月的搀扶下,迎出去,见到程氏那由衷的关心,她心里无边暖暖的,“娘,我已经好了,你就不必每日都这么劳累的过来看我了。”这份温暖,在没有到这个世界之前,对她来说是多么的奢侈,不过现在她终于是拥有了,所以她很在乎。

程氏的眼里满是怜爱,走上前来拉过她的手,“尔雅,明天就是你的出阁之日了,你到了永平公府上,比不得家里,事事要小心些,毕竟那是真正的大户人家,虽然你大姐在那里,但是你们究竟不是在一个院子里,娘到底是担心你这性子,哎!”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