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女训夫在线阅读
会员

悍女训夫

丝雨飞花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36万字

6.3分 13人评分

水姓?杨花?
有没有搞错?
一朝穿越,二八少女变小娃不说
怎么还给了她一个这么个有创意的名字!
好像这还不够
小小的年纪,居然已经嫁人了

相公貌似还不止一个---------
美男排排站,看着很养眼是没错
可是个个却都想要她的命
不过是耍了点手段,使了点诡计
怎么一个个就都双眼放光的盯着她
一号美相公
“君子守承诺,既然拜了堂,那今生今世,你都是我认定的妻。”
“拜堂?有这回事吗?”
承诺?当初要她命的时候怎么不说?
二号美相公
“女人,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娃?”
“那个,我还小-----”
生娃?一阵恶寒,她都还是个娃的呢!
三号美相公
“这个姿势好像不错,要不?娘子咱俩试试?”
“那个,现在大白天的------”
被他打败!一个大男人整天抱着个春宫图研究!
四号美相公
“就你这样的女人,爷一搂一大把,给爷提鞋,爷都嫌你碍眼。”
“那正好,这个休书你拿好。”
小样,嫌弃姐,姐还嫌你是播种机呢!
五号美相公
“娘子,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圆房可不能漏下我?”
“那个,你行吗?”
拜托!十三四岁的小毛娃,知道什么是圆房吗?
无耻神棍
“小美人,人数还不够呢,加上我怎样?”
“命里有时终须有,道士,你别强求。”
什么嘛?说她有七个相公,开什么玩笑,五个都把她折腾疯了,七个——?她还不早死早超生啊!
冷酷杀手
“你说,你是想要活着跟我们一起,还是让我杀了他们给你陪葬?”
“我还有的选择吗?”
卑鄙无耻,怎么还有这样威胁人滴!
“众相公听命,关门放狗--------”
本文一女七男,女主腹黑强悍,有仇必报,男猪个个强大,皆非善类。
美男放养榜:
女主:水冰月有亲亲【烟柳香雪】领养
男主:菊青有亲亲【佚流】领养
慕魅篱有亲亲【紫若蝶】领养
杀手有亲亲【yun2515】领养
宸有亲亲【柒汐雨】领养
御风有亲亲【暗香幽雪】领养
若轩有亲亲【小狐妖七七】领养
灏明有亲亲【敏雪缘】
领养
神棍有亲亲【t56】领养
话外题:为了和众多喜欢飞花的亲亲们能更亲密的接触,飞花成立了一个群,方便喜欢飞花的人能和飞花更多的交流。
群号:130977056
《已满》
二群:155790557
希望喜欢飞花的亲亲能加入。~~~~~~~~~~~~~~~~~~~~~~~~~~~~~~~~~~~~~~~~~~~~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
《财女敛夫》http://read.xxsy.net/info/288945.html
《邪魅小师叔》http://read.xxsy.net/info/246174.html
半价V文整本看完只需三块三
《夫君追着跑》http://read.xxsy.net/info/240022.html
好友文文推荐:
弯弯《镖媳》http://read.xxsy.net/info/324661.html
容琭《危险关系》http://read.xxsy.net/info/329272.html
美七《恶妻的诱惑》http://read.xxsy.net/info/325606.html
银雪《尊主》http://read.xxsy.net/info/317461.html
小鱼《庶女》http://read.xxsy.net/info/308147.html
灵儿《腹黑相公刺猬妻》http://read.xxsy.net/info/315650.html
柳絮《半路杀出个庶女来》http://read.xxsy.net/info/325660.html
陌生人《师父“就寝”吧》http://read.xxsy.net/info/305564.html
亦歌《弃一妾》http://read.xxsy.net/info/307766.html
月月《狂女猎夫》http://read.xxsy.net/info/310510.html
落云《悍后秦朵朵》http://read.xxsy.net/info/328680.html
倾城《蹲墙诱相公》http://read.xxsy.net/info/310315.html
萦语《罗刹狂后》http://read.xxsy.net/info/309897.html
云汐月《妖娆王爷请就擒》http://read.xxsy.net/info/326587.html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小三登场 (2)

第一章 小三登场 (2)

只见她先在镜子上左看右瞅的,然后钻进了试衣间。“你瞧瞧,要不要得?”,老婆钻出来穿着春秋衫,对着镜子上下照着,又叫鲍磊道:“瞧瞧哇,仔细瞧瞧。”

哪里要得?眼见得那春秋衫恐怖的紧绷在她身上,鲍磊担心的摇头说:“显不出你的气质。脱了脱了,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老婆依依不舍的脱了春秋衫,叹口气:“就有点贵,算啦。再看。”

在另一处卖场,老婆又试上了一件黑色的晚礼服。

“你看,怎么样?”

“换一件不好吗?你家里尽是黑色的衣服呀。”

“尽是又哪样?我喜欢黑色嘛。”

鲍磊不悦地转过身:这老婆,呔,总是和自己爱好不一样。头上的芳儿叫了起来:“爸爸,我要下来。”,鲍磊放下芳儿:“乖,就在这里玩耍哟,你看妈妈穿上了新衣服,多漂亮呀,喜不喜欢?”

一个拎着棕色皮包的女子匆忙跑过。

芳儿拍手跳道:“妈妈好漂亮哟,是个美女哟,我好喜欢哟!”,营业员和老婆都笑了,鲍磊骄傲地瞅着女儿,心满意足的说:“我们芳儿好乖哟,待会儿爸爸妈妈带你吃肯德鸡好不好?”

“要得。”芳儿一跳三尺高。

那边起了喧哗,声音越来越大:“我的包呢?我的包呢?”,“刚才都还在嘛,怎么回事儿?”,一个尖利的女高音传来:“连个包都看不住,你干嘛吃的?乱打望干嘛?”

“我没打望呀”沉闷的男音在分辩:“我就坐在这儿的。”,“那包呢?营业员,营业员,我的皮包被偷啦,钱和各种证件都在里面,庞大的一个卖场也没得个保安盯着,你们要负责赔偿哟。”

脚步匆匆,有人叫来了值班长。

鲍磊听了一会儿,莞尔一笑,对打望的老兄格外同情和了解。

今天是有芳儿在一起,平时呢,芳儿放在老爸老妈那儿,自己无奈陪着老婆逛荡商场时,就是这样熬的:老婆在那儿不厌其烦装作气大财粗地嚷嚷着忙着挑肥拣瘦,自己就心不在焉的边回答着她的寻问,边挑那些年轻美丽的养眼女孩儿,贪婪地望个够……

“爸爸,我刚才看见有个阿姨提了个皮包,往里面走了。”芳儿忽然眨巴着眼说:“一个棕色皮包。”,鲍磊心一动,蹲下去问:“往哪儿走的?”,芳儿指指一侧的安全门。

安全门除了商场的保卫人员,极少有顾客走动。鲍磊想想,走过去对那丢包的俩口子道:“我女儿刚才看见有人拎着个棕色皮包,往安全门走了,你们是不是去看看?”

那苦着脸的老兄,一跃而起就往安全门奔去。

片刻,他喜盈盈的拎着棕色皮包回来了:“老婆,证件全都在哩。”,“钱呢?”,“没啦。”,“没啦算啦,只要证件在就行。”他老婆缓口气,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陈规,你不感谢人家吗?”

“那当然,当然!”陈规笑着走过来对鲍磊递过一张名片:“谢谢你哟,老兄。有事儿,打我电话。”,“有事打你的电话?鲍磊笑笑不以为然道:“谢什么谢?是我女儿看见的。”

“你女儿?”陈规问:“多大啦?”,“呶,那位蹦跳的呢。”

陈规瞧瞧正在花格子地面上蹦着的芳儿,走过去拉拉她的手:“谢谢你哟,小姑娘。”将二张百元大钞放在芳儿手心:“拿着,去买套新衣服穿,啊?”

“我不要,妈妈说,不能乱要陌生人的东西。”芳儿摇摇头,将自己的小手指头含在小嘴巴里,自个儿蹦着。

“真乖。”陈规将钞票塞在芳儿衣兜:“我和你爸爸是朋友哦,我可不是陌生人。拿着拿着,算是对你的奖励,行吧?”

芳儿没有再推却,却将钞票掏出来交给鲍磊。

陈规路过鲍磊身边时,二个男人相互会心地笑笑,算是招呼。

见陈规胖乎乎的脸上,一对黑黑的小眼睛骨碌碌乱转,鲍磊忍不住戏耍道:“下次打望时,莫再全身心的投入了哟。”

陈规一怔,转而会心地笑着回答:“放心,下次咱一心二用,忘不了的,忘不了的。”,飘然而去。

“商品化轻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规”鲍磊举起他的名片瞅瞅,摇摇头:“又是一个董事长,一砖头扔下来,怕要砸着几十个董事长的头哟,咳,董事长?”,准备往旁边的垃圾箱里一扔,再想想,将名片揣进了自己的衣兜。

老婆问:“是谁呢?这么大方。”

“是个什么公司董事长。”,“怎么别的男人都有出息,就你没出息?”老婆接过钞票唠唠叨叨:“你多久也当个董事长什么的,让我娘儿俩也高兴高兴。”

“这还不容易?”鲍磊笑嘻嘻地说:“我不是就个总经理吗?”

老婆瘪瘪嘴巴:“你这个总经理,是别人封的;有本事,自己当个自己的总经理。你说,这件晚礼服我要不要?”

鲍磊看看她,晚礼服已被营业员包裹得好好的,拎在老婆手中。想想老婆也够辛苦的,就这点爱买衣服的习惯,将就着吧。便分明讨她乖似的回答:“当然要罗,你穿上它,只有那么好看啦,无法形容啦真的。”

老婆喜孜孜的掏出钞票,将营业员填写好的小票一同递过他:“难得你有这份欣赏水平,去吧,帮我缴款。”

缴完款,鲍磊往回走无意间打望扭头,恰巧看见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东丹和一个朝气勃勃的青年人一起,亲密的在商场闲荡。

那个青年人不知说了句什么,东丹愉悦的笑起来,一头秀发随即摆动着流动着,像一阙挂在挂历美人头上的黑瀑布。

鲍磊不觉放慢了脚步,盯住俩人的身影,想:“你不是回家了吗?这又是谁?”,嘴里便泛起一股酸溜溜的滋味。

老婆接了衣服交给鲍磊拎着,一手牵着芳儿又顺着瞅去。

鲍磊将芳儿的二百元钱交给她,老婆接了揣在兜里,高兴地亲亲芳儿:“真乖,能找钱啦。说,要吃什么?妈给你买。”,“老师讲,不能乱吃零食。”芳儿摇摇头,重复幼儿园老师的吩咐:“不然长大了,牙齿不好看。”

老婆笑起来:“小小的娃娃,什么好看不好看?吃什么?妈给你买。”,芳儿睁着大眼睛,还是摇摇头。

鲍磊忍不住了:“我说你怎么的?芳儿不要就算了,小孩子吃零食是不好嘛。”

老婆哧的一声:“管你屁事?我的女儿我晓得。再说,不吃点零食,算哪样女人?你懂个屁。”

鲍磊愤愤的扭过头:老婆总是越来越不讲理了,耍朋友时可不是这样;妈的,变得真快!

一抬头,碰上东丹不怀好意的眼光:“哟,这不是鲍总吗?”,鲍磊斜眼看去,老婆的嘴巴张得老大,鲍磊心中滑过一丝快意:“哦,小东,逛商店呀?”,“是呀!这位是?”,“我太太,张顺芳。顺芳,这是我们一个单位的同事,东丹。”

老婆矜持的上下望望年轻的东丹,点头道:“你好!”

“鲍太太,你好!”东丹像故意气鲍磊一样:“鲍太太好漂亮哟,气质好好哟!呀,你这衣服是在哪里卖的?样式好新颖。”,“是吗?”老婆笑眯起了眼睛:“就在那边的‘伊人秀坊’,08年最新款式。”,“哦!”东丹恶作剧的抚摸着她身上的衣服:“多少钱?”,老婆更高兴了:“不贵,1800打折下来,只有800元。”

“好的,我也去买,你陪我去。”,东丹示威似拉拉身边的男青年:“带钱没有?”,“带了。”,“800元啦,够不够?”

“放心,够!”

东丹擦身而过,留下一缕清香。鲍磊知道:这是他上次出差带回的品牌香水。老婆冲着空气嗅嗅,疑惑地耸着鼻翼:“你这位女同事喷的什么牌香水?怎么和我的香水味儿一样?”

“怎么可能一样?”鲍磊装作无动于衷的问:“走吧,回家还是餐厅?”

“回家,又想在外面吃餐厅?我说鲍磊你呀,钱没找几个,排场大得死人。来不来就下餐厅,你有几个钱?穷大方。”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