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霸宠:女相,榻上来在线阅读

邪帝霸宠:女相,榻上来

楼醉梦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114万字

8.1分 824人评分

前世,她双手染满了鲜血,遭人陷害,不得善终。
一朝穿越,她发誓今生绝情绝义。
他是为了复仇而存在,遭人陷害,服下剧毒,一身重病缠身,却弑杀成性,唯独宠她。
他向她示爱却被当场拒绝。
“你招惹了我为什么又要离我而去?”某男嘶吼着,丝毫不顾形象。
“你病怏怏的不适合我……至少婚后我们不和谐。”某女撇嘴。
多年后再见。
他一改病态,为了得到她,负了整个天下。
“你……你……”某女看着神采奕奕,俊朗不凡的某男半天震惊的说不上话来。
“别说话,吻我。”某男宠溺拥其入怀,嘴角勾起一丝得逞的笑:“现在适合了吧。”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无情

宁王府,京都最有权威的地方之一。

一抹猩红的残阳洒在宁王府圣上御赐的刺金匾额上,反射着淡淡的光芒。

“老爷,对于语儿的死你就一滴泪都没有?甚至一句话都不想说了吗?”身着朴素青衫的四十出头的妇人语气颤抖,眼神将近空洞的等着殿上那男人的回应。

宁王爷——宁江宇,五官精致,表情却波澜不惊。着一身银丝缝合的华服,脊背微微后仰,倚靠在椅子上,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冰寒之意,让人感觉完全没有正常人的暖意,单手抬起了桌上的一杯茶,薄唇轻轻沾了下茶水,说出来的话更是让那妇人如坠入深寒冰窟之中:“她不死,活着也没用了。”

“老……老爷,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她可是你的骄傲啊!”妇人僵硬的身体激动的往前走了几步,失去了灵魂的眼神泛散着不安,看着那没有丝毫变幻的那张脸,妇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至少她曾经让你名动四方,难道以前语儿为你这个父亲做的一切都抵不上她死后你为她说一句话,掉一颗泪吗?”

压抑,整个大殿站的寥寥数人都没人敢说话,有的只是夹着鄙视、厌恶、敬仰、恐惧的神色,还有那断断续续的呼吸声。

见宁江宇许久没有答话,妇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说道:“她叫了你十几年的父亲,难道你的心可以完全忽略这份感情吗?”

宁江宇方才皱起的英眉微微向两边展开,一手托着茶杯,静静的看着杯中的茶末在旋转沉浮着,脑海中浮现出重重画面:“曾经的,骄傲?”

“有我宁习语一天在,尔等蛮夷难进我大商半寸之地。”

“以汝之血,奠我大商飞扬之旗。”

多么叱咤风云,令塞外闻名丧胆的宁王府之女,却在一次变故之中沦落为了一个懦弱的白痴,当初万民敬仰的女将军到被全城拿做饭后笑柄的白痴三小姐,到最后死在自己府里的后院水池内,都说命运可笑弄人,可不是吗?

深秋后的温度极低,水池水更是刺骨的很。

堂堂宁王爷的女儿死在冰冷的水池内,既然没人率先将尸体安置,而是仍有其在水里漂浮。

“冷!”

“真冷啊!”

“为什么我会感觉这么冷?”

谁都不知道那具被忽视的尸体此刻既然睁开了眼睛,明亮的眸子迷惘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你和我一样,都是一个为爱成奴成婢的蠢货啊。”宁习语拖着疲惫的身子,湿漉漉的从水池里走了出来,靠着院子里的那棵老槐树坐下,自嘲的看着方才那女孩从欣喜、震惊、心痛、到心死的一点一滴。

就在两个时辰前,这里槐树见证的一切。

“你该死,若不是你,所有的荣誉、地位、名声早就属于我的,你应该死的,应该死,你死了……我……我就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活了。你不该活着。”一个面色狰狞无比的女子拿着石头狠狠砸向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的宁习语,那女子双目充斥着浓浓的恨意以及杀气。

“为什么……不救我?”宁习语的目光最后投向发狂女子背后的男人,迷惘的眼神中尽是不解,那个男人是她的未婚夫啊,可现在他却可以冷血的看着这一幕发生。

“我的白痴妹妹,你不知道吗?我和无情哥哥早就一夜缔结连理了。”女子丢了带血的石头,站起来挽住男人的手臂,脸上带着无害的笑容看着满身是血的宁习语。

躺在地上的宁习语露出了自欺的苦笑,笑中带着一抹悲凉的嘲讽,永远闭上了眼睛。

片片枫叶盖住了那血腥的场景。

宁习语随手接过飘然落下的枫叶,摸了摸额头那骇人的伤疤。回望前世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

她,宁习语,22世纪的S级杀手,被男友出卖魂葬异乡。

带着一缕怨恨的灵魂,居然重生到了大商王朝,一个和她有着相同命运被亲人算计,死在自己姐姐手中的女子。

那么,之前欺我、辱我、恨我、负我之人,等着我凤临天下吧。

“哼,一个白痴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好可惜的。”宁王府四小姐宁清直接撞开那妇人,跑到了前来假意负罪的宁夏冷身前,可爱的笑了起来:“现在,夏冷姐姐在京都的名气可丝毫不比那白痴差,过几天夏冷姐姐和无情哥一定能在京缘会上夺冠的。”

当然,说是负罪,只不过说是看到宁习语失足落入水池,自己没及时伸出援手罢了。

想想以前宁习语老是对自己说“想要?自己去努力。”

明明有那么多圣上赏赐的珍宝,却不给她这个姐姐,所以在宁清眼里,宁习语就是该死,而不像现在天赋出彩的宁夏冷,对自己却是很照顾。

殊不知,当初的宁习语是为了她好,不让她养成招手即来的富家小姐的病态。

“老爷,你真的就不为语儿做主了吗?”妇人擒住泪水。

“如果你不想死最好就闭嘴。”宁江宇扣下茶盖,一句犹如寒刺的话很随意的说出来。

“哈哈!”妇人发狂的笑起来,原本如死灰的神情一扫而空。

“语儿,黄泉路上你不孤单,为娘陪你!”突兀的,她狠狠的朝着身旁的一个大红圆柱狠狠的撞了上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都吓了一跳,当然作为只是义女的宁夏冷对于这妇人的死却是一点也不动心,她要的就是关心宁习语的人一个个的死去,这样她才会开心。

“呯!”

拳头砸门与额面碰墙的声音同时响起。

鲜红的血液从妇人的额面流淌下来,她的唇角露出温暖的笑容,而在门口的宁习语看到血溅飞扬的一幕,整个身躯都在发抖。

“你……你还活着?”宁夏冷看到门口的宁习语,整个脸色都变了,只不过变脸只是刹那间的事情,很快换上了一副欣喜之色:“太好了,我还以为语妹妹你……,哎只可惜,义母太古板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