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瞳术在线阅读

天瞳术

飘依雨

仙侠 / 幻想修仙 · 69.7万字

天眼沦陷,天道不存
修仙界的命运将何去何从?
邪派势大,拥有天生异瞳的小子能否逆转乾坤?
太公批语,不周仙山
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个大阴谋!
机缘天成的小子能否创造传奇?
精彩仙侠故事,且看《天瞳术》!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定祸福

在一个小城镇内的一条还算繁华的大街上,大多数行人两眼无神地走着,仿佛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

“神机妙算,算尽天下万事!指点迷津,普渡众生烦恼!神机妙算,算尽天下万事……”

一个稍显幼稚的吆喝声音传了开来,路上的行人纷纷驻足观看,即便是那些宛若走尸的行人也停了下来,因为命这个东西对于他们来说是个神秘的东西,能知道下一刻发生的事也是好的。

这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站在一个算命摊的旁边,正在吆喝着。算命摊甚是简陋,只有一张桌子,两张椅子而已。两面小旗子插在旁边,上书着这副像是对联却没横批的语句。

这个小男孩长得眉清目秀,虽然较黑,但是那双眼睛,明亮而有神,让人一看就有种想亲近的冲动。这个小男孩正是引人注目的地方,不论是谁看到有些可怜的小男孩,跟在一个算命摊旁边,心中都会认为是那个算命的老头拐带了那个小男孩。这不,在众人围观下,已经有人上前去询问了。

一个中年男子,一看就知道是有家室那种的,越过众人,走到算命摊前,有些心不在焉地向算命老头询问道:“你帮我算算,我近来是什么运气!”

然后那中年男子装作不经意地扭过头问小男孩:“小朋友,你怎么不回家,跟在这个老伯伯后面?”

那个小男孩的双眼眨了眨,很认真地说道:“我没有家啊,他不是老伯伯,他是我的义父。”

周围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哦”了一声,都明白了这个小男孩为什么跟在这个算命老头旁边了,看到没什么事好发生的了,于是便都渐渐散去了。那个中年人也明白了只不过是个误会,刚想走,算命老头叫住了他:“那位大哥,请留步,你的卦我还没给你说。”

中年人回头看了看算命老头,疑惑地看着他:“哦?你且说来听听,若是不准,我可是不会付钱的!”

算命老头摸了摸山羊胡,指着桌子上的三枚铜钱,摇头晃脑地说道:“你看这三枚铜币,上卦坎水,下卦离火,水火不济,凶兆啊!”

中年男子脸色一沉,不悦地说道:“我敬你是老人,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咒我!”须知,这个小城里人人嗜赌如命,最忌讳别人的诅咒,所以中年男子的反应才这么大。还好,他还算克制,换个人,说不定就上去揍算命老头了。这个小城内这么多人行尸走肉地活着,正是因为被赌掏空了身子!

算命老头神秘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近来时运不济,逢赌必输,而且你的儿子还病魔缠身,妻子又怨言甚多,我说的可对?”

中年人听了,一脸惊愕,立马上前,疑惑地看着算命老头,紧张地说道:“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算命老头神秘地笑了笑,一副神棍的模样,神秘兮兮地说道:“当然是我算出来的。”

中年人也没考虑到他是不是打听而来的,上前紧紧地握住老头的手,激动地说道:“大师,您要帮帮我啊!”

算命老头哈哈一笑:“我开摊算卦,就是为了给众生指点迷津,你大可不必如此。”

中年人也算上道,也听出了老头话里的含义,从怀里摸出五两银子,摸了摸头,脸红着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师,我就剩这么点钱了,本来打算给小孩抓药的......”还没等他说完,老头开口了:“欸,钱不在乎多与少,有心就行。”说的道貌岸然,其实一手已经把钱拿了过来,揣进怀里了。这时,老头给小男孩使了个眼色,小男孩也会意了,只见他看着中年人,双瞳中闪过一抹隐晦的红色,瞬息就一闪而过,若是没人很注意,根本发现不了。

小男孩做完之后,拉了拉老头的衣角,老头也会意了,装模作样地让中年人坐下,握着他的手掌,另一只手掐着天干地支,有模有样地念叨着一些东西。老头咂摸了一会,才开口说道:“从这卦象来看,你是犯了天煞孤星,破解之法也不是没有,你附耳过来,我说与你听。”中年人把头凑过去,只听见老头说道:“你去城外三里处,那里有一座庙,庙前有一棵老槐树,你只需绕着老槐树转三圈,再向它吐一口唾沫,就可以化解了。”

中年人得了“破解”之法后,兴奋地拜了谢,便兴冲冲地往城外去了。看到中年人远去的身影,老头说道:“恒儿,做得很好啊!”说着,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小男孩说道:“义父,那位大叔是个好人,为什么收了他买药的钱呢?”

算命老头摸了摸山羊胡,眨巴着眼睛说道:“恒儿啊,义父没有骗他啊,的确帮他化解了近来的厄运,他的家人也不会有病了。”

小男孩半信半疑,歪着头说道:“真的吗?”

算命老头自信满满地说道:“当然啦!好了,时近正午,恒儿想必也饿了,我们收摊去吃好吃的!”

小男孩“嗯”了一声,很乖巧地帮忙收拾好摊子,往一家酒楼走去了。这家酒楼颇有气势,俨然是小城的标志性建筑,据说是这个小城一个赌坊的老板开的,装修得金碧辉煌,高端上档次。门口上的匾额,金墨黑底题字“第一酒家”,虽说有点夜郎自大,但在这个城里确实说得上是第一。

算命老头拉着小男孩的手,刚想踏进酒楼,站在门口的店小二伸手拦住了算命老头,一副藐视的神情:“老头,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是你能来的吗?走走走,快点走,莫打扰了贵客用饭!”原来店小二看他们衣着寒碜,起了轻视之心。算命老头也不辩驳,只是默默地掏出五两银子,在店小二面前晃了晃,店小二立马变了态度,一副恭维的神情跃然脸上,简直比川剧变脸还快:“这位爷,楼上请!”

小男孩看着店小二拙劣的表演,打心眼里厌恶这么势利的小人,双目紧盯着店小二,眼中闪过一抹幽深的青色,一瞬间又隐藏不见。店小二笑脸盈盈地把他们往二楼领路,来到桌子前,一面殷勤地擦拭着桌子,挂着怎么都让人看着不舒服的笑脸,说道:“这位爷,想要吃什么?”

算命老头说道:“你们这有什么好菜?”店小二顿时来了精神,如数家珍地说道:“有红烧狮子头,清蒸缎颈鱼,白腊青菜.....”连绵不绝报了二十多个菜,说得唾沫横飞,绘声绘色。算命老头皱了皱眉,说道:“这里面挑五个菜,三荤两素,加一个汤。”

店小二心中暗笑:“又来了个冤大头,看我不狠狠地宰他一刀!”嘴上却说道:“好咧,请稍等!”然后眉飞色舞地往楼下跑去,却不知怎么地,左脚绊了一下右脚,整个人倒栽葱般滚下了楼去。楼上楼下的食客看了,无不大笑,那店小二一直滚,停都停不下来,一直滚到楼梯尽了,才堪堪停住,其他店小二赶紧扶起来,一看,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活脱脱一个猪头模样。这一跤摔得可够狠,那店小二不仅灰头土脸,连带腿都骨折了。原来,小男孩气他狗眼看人低,暗中算计了他一把,好叫他长点记性。

这动静闹得有点大,连后台的掌柜都出来一探究竟,看到那店小二的凄惨模样,不由一惊:“怎么回事?”其余店小二七嘴八舌叙述了刚刚发生的一幕,掌柜听了,立马高声说道:“今日让各位客官见笑了,这样吧,不论点了多少菜,一论八折,如何?”楼上楼下众多食客都齐声叫好,不少人还拍起了手掌,好不热闹。

算命老头微微地点了点头,暗道:“这掌柜端的会做生意,就凭这一手,已经拉拢了不少回头客了。”

就在二楼与一楼纷纷攘攘的时候,三楼的食客有点不耐烦了。只见一位身穿蓝灰色道袍的中年人从楼上探出头来,大声地喝道:“吵什么!没看到道爷们正在谈事情吗!”只见他表情凶狠,好似下面再吵一句他就要发飙了。

算命老头瞟了一眼他,然后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端起了茶杯,心中却道:“凌天宫的燃火道人易幕,他来这里干嘛?莫非是为了那件事物?”算命老头虽然不正眼看他,却侧耳倾听,以期能偷听到一些端倪。

燃火道人看着楼下众人都哑口无声,不由得气消了一些。楼下的所有食客都是敢怒不敢言,在天宇大陆上,无论是修道还是修魔,都是普通百姓仰望的对象,看见修道士,修魔人都是怕避之不及,哪有人敢捋他们的虎须?尽管如此,普通百姓都十分热衷于修炼,不过想加入修炼的门派没这么容易,还要看你的根骨、悟性,要求诸多。一百个人中,想要找到一个适合修炼的也是很难,更别说天才了。所以,修道界的六大圣地每隔五年都会举行筛选大会,用来挑选自己的门众,这也是普通百姓渴望能鱼跃龙门的时刻。若是自己或自家孩子被选中,那真的是祖坟冒青烟了,不仅名声地位得到瞬间的提高,连钱财都是滚滚而来,这也是他们渴望修仙的原因。

修魔人虽然也是修炼,但是和修道士的途径不一样,他们认为跟随自己的心才是修炼的法门,所以行事无所顾忌,完全凭自身的心意。这一来,就和修道士颐养天和的宗旨相违背,自然而然成了死对头,自古以来就争斗不休。不过,修魔人收徒弟也是完全凭自己的心意,这就导致很多魔道巨擎一生都是孑然一身,没有传人,魔道也是因为如此,渐渐没落了。近些年没落得更加明显,修道士完全占据了上风,连招收门人都比魔道声势浩大不知道多少倍。

燃火道人此次下山历练,也是为了招收门人制造声势,只不过他性子急,也是受了他修炼功法的影响,一路过来,声势倒是很大,但是都是闹了笑话,连带凌天宫的名声也受了不好的影响。这不,听到楼下吵吵闹闹的声音,他第一个受不了了,立马冲出来大声叫嚷。这时,他身后的一个面相沉稳的道人说道:“燃火,你还是那么急性子!回来,我们继续商量该怎么收门人吧,你再这样子,还有谁敢来加入我们凌天宫?”燃火道人似乎很听这个人的话,立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言不发了。

算命老头运起“天耳通”的神通,他们的谈话一一听在耳中,只听见那道人说道:“近年来,我们凌天宫收的门人虽多,却良莠不齐,能成大神通者是少之又少。宫主放下话来,这种局面必须改变,不然就要在六大圣地中落了下乘,变得和古剑派一般。”

一个女声附和道:“大师兄说的不错,但是一路过来,适合修炼的只遇到那么几个,如此下去,我们该如何交差?”燃火道人说道:“师妹别急,凡是总是会有办法的。”

这时,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响起:“只要你不急,万事都好办!”

燃火道人果然不堪激,一听这话,差点没掀起桌子:“藤木,你什么意思!”

藤木道人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听到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这时,又一个声音响起:“二师兄,三师兄,你们一人少说一句吧,还是赶紧讨论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两人都是同时别过头去,嘴里“哼”了一声,谁也不拿正眼看谁。

算命老头听到这,心道:“燃火,藤木,厚土,柔水,锐金都来了啊!看来凌天宫这次也真是急了,不然那个牛鼻子肯把他这五个宝贝徒弟放下山?嗯,这五个人一个个上,我都能轻松应付,但他们五人结出五行阵,我就独力难支了。还好,我乔装打扮后,他们没这么容易认出我来。为了那件事物,我还是谨慎一些吧。”就在算命老头偷听的时候,店小二已经把菜端来了,小男孩是真的饿得慌了,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起来。

算命老头思索间,饭菜大半已经装进了小男孩的肚子,老头思索完后看到残羹剩菜,不由得一愣,苦笑一声,这才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吃完后,算命老头结了帐,拉着小男孩,背着自己的算命摊,往城东走去。

刚刚走出酒楼,就有一个声音叫住了算命老头,老头回头一看,却是刚刚的中年汉子,只见他拉住算命老头的手,说道:“大师,你算得太准了!太准了!”

算命老头也不赖,虽然大致猜出了怎么回事,却偏偏装的像神棍一般,说道:“这位大哥,找老道有什么事?”

中年汉子激动不已地说道:“大师有所不知,自从听了大师的话,去到城外三里土庙处,绕着老槐树转了三圈,回家一看,不仅孩子的病好了,我媳妇也变得贤惠了,更重要的是,我拿着仅剩的三文钱去到赌场,居然回本不说,竟还多赢了五十两!来,大师,这十两银子你必须收下!”

算命老头推却不了,只得收下了。末了,算命老头循循善导中年汉子:“十赌九输,你回本了就好,拿着钱好好做点生意,莫要再去赌了,若不听我话,必定是家毁人亡的结局。切记切记!”

中年汉子听后,浑身一抖,牢牢记住了老头的话,说道:“大师教诲,必定铭记于心!”果然,日后这中年汉子不再进赌场,开起了一间小店,日子越过越好,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摆脱了中年汉子的纠缠后,算命老头拉着小男孩一路向东,不多时便出了城,消失在城外。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