咆哮江湖在线阅读

咆哮江湖

竹斋子

武侠 / 武侠幻想 · 65.1万字

某个地域某个时代某个社会,
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因利而生,
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着各种风情;
有那么一种人,他们只求权,
为了权不惜牺牲他人而成全自我;
有那么一些人,他们以恨而行,
并想方设法的达到某种目的。
他们称自己是浪迹天涯,
我们称他们是江湖中人。
在这个世界里,强者为王。
一本咆哮典籍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也许这一切都是空,但是他们喜欢因空而战。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圆满开端

江湖,遥不可及。江湖,江湖其实并不远,就在你我心里。每个人都有一个江湖,而什么是江湖?寻味、神秘、诡异就是江湖。俗曰:自古英雄皆寂寞。

“拜见总权,敌军正向我总坛跑来。”一侠客急匆匆跑来,开口禀报道。

“一共多少人,”龙韬镇定自若地问道,“首领是谁?”

“大概有六万人,领军是云来雷。”侠客回答道。

“天助我军啊,总权。云来雷是一个有勇无谋,性格急躁之人,做事从来都是不经过头脑的。我们机会来了。”明吾我高兴地说道。

“燕羽儿听令,孤派二千侠客骑给你。到柳烟江边埋伏,在江岸两边各隐藏一些稻草人,插上权旗,做为诱敌之计。如果有情况,立刻来报。”龙韬冷静地说道。

“将得令。”燕羽儿严肃地回答,于是就走了。众将士一听,都在底下议论交谈。忽然,明吾我上前止住众人的对话,对龙韬说道:“众将都疑惑,就连我也不解,为何只派二千骑兵。那毒虫需要更多人围攻才是啊?否则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众将侠,不是孤小看人,而是孤推断,敌军领头羊不可能是云来雷,一定是熊天杀。你们猜想一下,一支精锐的军队怎么能由云来雷挂帅。其中,一定有诈。”龙韬起身对众将说道。

就在这时,一位在柳烟江的探察侠跑了进来,对着龙韬说道。

“禀告总权,我们经过您的密令仔细观探,领军的不是云来雷,而是在江尾彼岸的熊天杀。”

“哈啊,熊天杀你想诱杀我,看我怎么样全奸你。曲安,孤派五千侠客给你,到柳烟江尾封住敌军退路。木之边,孤派二千侠客骑给你,到江口稻草处埋伏,若敌人杀过来,用弓箭出击。”龙韬一听,讥笑了几声,然后命令道。

“将得令。”两人回应着,马上就走了。而就在龙韬派出侠客迎战的同时,熊天杀已经领军走到了柳烟江中间。熊天杀是一个智慧过人的好对手,今天想到他快死了。龙韬不止的笑了笑,心中不免得带着一丝丝愁肠。

突然,敌军走到了柳烟江江口,看到权旗,熊天杀心中怀疑是诱敌之计。于是派云来雷上前查看,刚走到前方想看个究竟,就听到一阵刷刷声--云来雷被箭射死了。

熊天杀四处观望,一条大江冲开了两岸。岸头树木茂密繁盛,岸后有巨大的石壁阻挡。再看云来雷,已经出血落地,死得非常凄惨。熊天杀失声大叫:“我们中计了。”话刚喊出,早埋伏的侠客,各各拉弓射箭。不一会儿,那弓箭如雨点,还带着剎刷的歌曲声。射向了敌人,横尸遍野,死伤无数。士兵们四处逃窜,刚刚整齐对称的队伍就变成了散沙。熊天杀慌乱地指挥着将士,已经是遗事无补。

敌军走到前方被木之边所领的侠客射死,逃到后尾,被曲安所领的侠客砍杀。杀喊声回荡在江边。江水都触摸到了血液的脆弱,憔悴的染红了江水。

就在这时,熊天杀紧张慌乱,脸色苍白,心中想不出什么妙计,只好退散江边。看到士兵们护主而死,心里不免惆怅。他连声怪叫,说哼道:“我一世英明,一时大意,今却命丧于此,真是愧对父辈基业。”话一落下,熊天杀当场自刎了。看到此情此景,不免地让人联想到了西楚霸王项羽,“思中泣,泪项羽,江东事,不肯过。”

经过这次战役,义盟军死伤较少,抓获敌军几千人,兵器无数,马匹二千,收获十分可观。今天在龙韬的统治之下,天下四海升平,八方贸易频繁,管理节制,百姓安居乐业,可谓社会之稳定和睦。

回忆,回想,回味无穷。

龙韬从小就追随父亲在野狼穴居住。生活得非常快乐,但是也寂寞孤苦。从小龙韬就没有了娘亲。有关父母亲的故事和记忆都是听父亲的好友们说的。

母亲是一个非常美丽贤惠善良的女子。母亲从小体质就佷弱,频繁的生病。但是母亲又非常喜欢孩子。所以龙韬出生后不久,母亲就去世了。为了表示对母爱的伟大和对自己妻子的敬爱之情,父亲给龙韬取乳名叫小良儿。因为母亲叫良儿。

龙韬之父断天晴,是一位文韬双绝的江湖侠客,江湖人称“侠帝”。其父年少时就有报效祖国的雄心壮志,但是天妒英才,又受奸人陷害。最后只能流落江湖,做了一名流浪侠客。由于仁义友爱,对人和善。不久之后,就在江湖之中打出了名堂,自称侠客仁者。

在一次遇难中,为了躲避敌人追杀,侠帝躲到了一个姓梁的穷农人家里。当时,正好这家子都在田地里干活。侠帝躲在了一间小屋衣柜里,这地方打扫得非常干净,屋子里虽然简陋,但是可以确定这屋子里的主人是一个女的。屋子里墙壁上面挂满了女人用的绣绸彩线,床上面还放着刚刚绣好的图腾玫瑰手绢。

侠帝躲在衣柜里,身体此时已经是遍体鳞伤。突然,他听到了有人的脚步声音,把房门打开了,透过挂着粗麻旧裳,从衣柜细缝中看去。

进来的是一个美丽而又消瘦的姑娘。看上去有二十多岁,身材不高不矮。一张粉色雪脸上刻画着迷人的三观,一双大而美丽的眼睛,鼻子如一弯明月,嘴巴微小又让人联想到了她怃然微笑时的绝色无双。一头柔长地美发,好像瀑布缓缓而下。虽然身穿粗制麻衣,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她的绝美和气质。脚上穿着一双绣着蝴蝶花纹的布鞋。走动的时候,腰带两侧的衣绳跟着舞步上下灵动。

突然,她走到了衣柜,在衣柜前停了几秒。侠帝心里佷是不安,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只见这女子仔细查看了地板和衣柜上面的图画。她看到了几滴还没有干的血迹。她把眼神对准了衣柜里。看到了衣柜上面自己亲手画的图像已经被血迹弄脏了。她脸色十分苍白,这脸色像中疯了似的,非常叫人害怕,生怕她会晕倒。这也暗示了她身体多病。

侠帝心里越来越不安,不知道为什么的,一看到眼前的女子,心里就突发了要保护她一辈子的感觉,给她安全的靠山。可能这就是一见钟情地缘故吧!

这位姑娘佷快反映了过来,难道是什么人躲在衣柜里。她吃力地叫喊了一声:“有人吗?是谁?”

侠帝断天晴看到了这女子非常害怕的样子,马上开了衣柜,从里面滚了下来,对这姑娘解释道:“姑娘,不要害怕,我不是什么坏人,我是一名侠客,为了躲避敌人追杀而借此躲藏,希望姑娘莫怕。”

“你是谁,你想要什么,”这姑娘随手拿起了一扫把,神情紧张。

“姑娘莫怕,我叫断天晴,只是想借个地方避难,并无它图。”断天晴吃力地躺在地上。这时,他已经感到头昏全身无力,眼前事物模糊不清。想睁开眼睛,但是此时却是昏倒在地,脸色没有半点颜色,十分难看。

姑娘心里害怕恐惧。这人伤口上的血迹,衣服本来是白色的,但此时已是红黑颜色交替,伤口上还微微冒着血,血液一滴一滴地落在了地上,地已经被血撒上了斑斑块状。

她观察着眼前这人,体壮高大,脸容英俊,一头笔直长发此时已是零乱散发,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藏在乱发之下。她用扫把轻轻的敲碰。断天晴还是一动不动。她恐惧极了,心里非常害怕这人会死在自家里,心里默默地说道,人命关天啊。

她放下扫把,温柔地走上前去,轻声叫喊道:“你怎么样了,快醒醒了。”

她发现了他还是一动不动,就把这个人扶到了自己的床上,从床旁的小桌上找来了一些止痛止血的药粉。她吃力的把这人的衣服扯破,为他抹上了药。由于疼痛,断天晴叫出了声音。时间如流水,注入大海,一去不复返。

转眼间,几个月过去了,经过长时间地治疗休养,断天晴地伤势已经痊愈。照顾断天晴的姑娘叫良儿。在这段时间里,由陌生到熟悉,他们的感情慢慢地演变成了一种依赖与共地关系。每天断天晴都跟良儿到农田菜园中耕作。生活得佷是无忧无虑。人们总是向往美好,而美好总是短暂的。人在江湖飘,飘过地不是洒脱坦荡荡,而是触目惊心地危险,永远不服输屡败屡战地危险,就好像无情地暴风雨总会来临,在美好之后来临一样。江湖,危险,用江湖笑面对它。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